•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社会

博里农中的情缘

时间:2020-05-25 10:31:20   信息:美丽江苏网  

 博里农中的情缘

 周正芳 曾金芳

【江苏消息】回首往事,日子里有斑斓的光影,也有心酸的泪水,盘点过往,记忆中有拥抱的阳光,更有追逐的梦想,那抹青春年华,随着时间的流逝,已渐渐的离我们远去。

1980年,我们有幸相识、相爱、相恋,并在博里农中一同任教,这一站,我们一干就是5年,一系列的故事就在这所偏僻、落后的农村中学演绎着,重复着……

上班那天漫天乌云,雨,要下还没下,风,想刮已经刮。我们步入破烂不堪的校园,一眼望去,一声惊讶、一阵叹息,我们工作第一站怎么如此丑陋?12间教室3间办公室和两间厨房,还有每间面积不会超过15平米的一排“鸡窝式”宿舍。

校园内只有1栋是纯砖瓦结构,其它都是砖包皮草房的那“坦爬头”,紧挨在教师办公室东侧,虽然我们个子都不算高,但举手就能触摸到屋顶上的柴,遇到大风天气,房顶上就会有沙沙粒粒泥块往下掉,遇到雨天,外面下大雨,里边下小雨,此时,脸盆、脚盆也都有了用场,有时,我们在宿舍与雨水捉迷藏,哪里不漏站哪里。

学校东南角的两个初一教室,墙壁上的洞很大,一个再大个子的学生都可自由出入,出于安全考虑,时间不长那两口教室就被禁用了。学校的操场充其量300平米,雨天一片泥浆,晴天硬如金刚。因此雨后,学校第一项任务就是组织师生泼水扑打,操场平坦,以便学生体育活动。我们俩都是体育爱好者,所以,这是我们最关心的地方,几年间,这凹凸不平的操场留下了我们汗水和脚印,也给学校老师留下一个谜团:一名物理老师当田径教练怎的如此称职?

说起博里农中变成了一家粮食加工厂,心中总有一点遗憾和不舍,其实,说怪也不怪,由于该镇已有一所老牌中学,加之两校距离过近,博里农中从娘肚子一出生就充当了“拖油瓶”的角色,自生自灭也在情理之中。一直到1985年我们调离,学校不通电,不通水,不通电话,且师资队伍以民办教师和代课教师为主。

学校周边环境不尽人愿,在岁月斑驳了美好向往中,我们选择了坚守和抗争。东边和北边有条死水河,河宽两三米,虽然没有什么杂物,但水草特别茂盛,一趟鸭子游过,或是一阵雷雨过后刘禹锡描写的“九曲黄河万里沙,浪淘风簸自天涯”场景立即浮现在眼前。这就是维持我们生命的饮用水,甚至可以说是我们博里农中师生的“母亲河”

博里农中的五年,也是我们生活特别艰苦的年份,面对两鬓花白的父母,我们实在不忍心继续吮吸父母的营养,夫妻俩义无反顾的挑起了家庭的重担,把最小的个弟妹带到我们身边读书,微薄的薪水不仅仅要供四人吃喝拉撒,还要考虑老家房屋因塘河疏浚折后重建,为了节省开支我自升炉灶,日子过得特别清贫。我们累,却无从止歇,我们苦,却无法回避。

那时,天总是很蓝,蓝得像一汪海水,几朵飘悠悠的白云,洋洋洒洒地点缀农中上空,给我们激情和光亮。一个信仰,一种力量,一片希望,我们农中老师靠着一支粉笔,一块黑板,一本教案,把学生带进思维绮丽的太空

春种绿色收获秋的金黄,常播希望便会收获了动人的阳光。依稀记得我们第一届初三,一个班就考上“三类学校”10多人普通高中20多人,骄人的教育教学成绩,一度时期吸引过很多学生家长的眼球,令他们赞誉和心动。乡镇机关干部子女和许多非学区内的孩子舍近求远来此就读。

农中,我们特别年轻,当年,一个教物理、一个教语文,来自领导的那些语重心长的教诲和微不足道的关心,都化着一个微笑、一个手势,永远记在我们心底。逢年过节,靠学校较近的老师就把我们客籍老师带回家,随便弄上几个菜,大家吃得喝得很开心。

哪家有喜事,两三元钱搞定,图个热闹。如果谁有事不能到校,打个招呼,闲着的人没有任何附加条件当即顶上。分课的场景更让人感动,所有教师从不为课轻课重闹意见,从杨志宇老校长当教务主任起,就留下一个惯例:教师先选,剩下是教干的。农中的领导风格也很高,我结婚后与弟妹住在一起,任乐和校长把自己最大的,且中间有隔墙的宿舍让给我,而自己住进农中特色的“鸡窝式”的小宿舍。

85年,博里中学物理教师一下子全都调走,博中请我去代课,尽管当时两校暗地里还在较劲,但大部分农中人表现出宽广的胸襟和特别的大度,他们抱着对博里孩子负责的态度,几乎一个声音支持我去,也就是那年,我创造了一个奇迹,一人带七个班物理

学高为师,德高为范。在博里农中工作几年中,也使我结识了许多德高望重的教育人,朱震国主席的学高,杨志宇校长的身正,钱凤鸣校长的敬业,葛廷贵、任乐和、颜世杰校长的亲和,于前、周月堂校长的勤奋,孙跃福校长的的严谨,都是我前行的动力源泉,我们也常常被评为先进,还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先进分子。

也就那年暑假,博里中学与泾口中学发生了“抢人”大战,科班的物理教师成了“抢手货”,在两难中,我们一时无法定夺,但思前想后,我们只能割舍博里人一片深情,夫妻俩一起回到泾口中学任教。

人们说,人老了,就喜欢回忆,也许吧,我们就是被岁月催肥了讲故事能手。2018年,我们一个获得淮安市周恩来故事演讲比赛老年组一等奖,一个获淮安市“百姓学习之星”,还承担了区软环境建设行风监督员、区关心下一代工作宣讲组成员、周恩来红军小学家委会主任、江苏网采编等多项社会工作,在老有所为上比翼双飞。

更值得自豪的是我们一个是“高产写手”,一个是“第一读者”。一起用滚烫的文字记录着人间的真善美。在《中国健康报》、《新华日报》、《淮安日报》、《江苏人才报》、《大运河文学报》、《中国火炬》、《家长》、《淮安教育》等报刊,以及人民网、新华网、搜狐网、江苏机关党建网等全国各大知名网站,发表发布散文、纪实文学报道、教育教学随笔300多篇,多次在全国各类征文竞赛中获奖。

退休了,在小城淮安买了房、买了车,再买了房。一个主内,任大家庭食堂司务长兼炊事员,一个主外,返聘在区委区级机关工委任党建指导员,我们不会忘记博里第一站的那一份初心,坚定步履,勇往直前,既然选择了远方,就会风雨兼程,永远在追梦路,不图五月浅夏的安逸,创造九月收获的奇迹……

 

 

 

编辑:周正芳

来源:本网专稿



美丽江苏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
1、《美丽江苏网》是省级生活服务类综合性信息发布平台。是为全省各单位各职能部门,在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、弘扬民族精神、凝聚江苏力量,工作建设过程中记录重要信息存储报道发布平台,也是各单位各部门及时发布自己声音的重要窗口。

2.美丽江苏网非常重视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融合,力争做到一网首发多家转发实现网媒整合发展的新模式。将积极融合政府单位部门官方微信公众号、权威发布、网、报、台等为一体的互联网传播布局,并通过持之以恒的创新发展,努力构建一个影响力强、传播力大,深受广大网友喜爱的新媒体信息融合平台。

3、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本网通讯员专稿的稿件和图片作品”,系本网通讯员文学创作或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4、如因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0个工作日内告知本网,本网将及时作出正确的处理。由于信息量巨大本网不承担任何核实的义务,更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

※本网上所有作品,均为美丽江苏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,有关本网事宜请在工作日内联系  QQ: 1241666569   站长:18610944110



特别声明:美丽江苏网隶属于中国南京美丽江苏文化新媒体中心,与任何媒体没有关系,截止目前也没有开通任何地方频道。凡以本网地方频道开展工作的均属侵权,本网有权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 美丽江苏网是经国家互联网安全管理服务平台公安联网备案、国家工信部备案批准的合法、合规的门户网站,专注国内各行业信息发布。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,上传(转载)本网稿件:务经遵守国家互联网的七条原则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
b1

欢迎投稿联系QQ:1241666569@qq.com   站长(手机/微信):14751835529   15996237650

 国家工信部备案苏ICP备 苏ICP备15056737号b2苏公网安备32081102320839号 版权所有:南京市秦淮区中视美丽苏广告传媒服务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