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社会

一个小口坛背后的故事

时间:2019-10-03 09:04:32   信息:美丽江苏  



金秋时节,阳光温馨恬静,田野遍地金黄。小城淮安一小区一室,鸟笼的小鸟叫个不停,盆景里的鲜花争奇斗艳。我躺在玲珑的睡椅上,尽情地享受自己最爱听的一首老歌——《祝酒歌》。

再过两天就是祖国70华诞了,我一边哼着小曲,一边擦着家里的小口坛子,盆子里的水一遍遍地更换、抹布上的灰尘一次次地清洗。见此,孙子问我:“爷爷,这坛子还有什么用啊?把它扔掉算了。”我看了看孙子,摸了摸坛子,就像爱护一个价值连城的古董一样,精心地呵护着。

摸着、想着,想着、摸着,一时间,记忆的阀门犹如洪水一般冲开,时光突然倒转了半个多世纪,那些事,那些景,就像发生在昨天。

自从有了记忆,在我脑子里就镂刻着母亲每日三餐取米做饭的场景,而这坛子就成了母亲的脸,坛子里米的多少,内化成母亲喜怒哀乐的符号,记载着母亲的自强不息与全家的沧桑年轮。

黑黄色的坛子,身高不足50公分,底部直径约在40公分左右,口的大小只够一个小碗进出。正是这个坛子,和我朝夕相处了60多个春秋。从一个偏僻的农村到乡下小镇,再从小镇搬到县城,这么多年来,它像随军多年心心相印的战马、像服务我们全家清苦如初的伙计,不离不弃的紧随我家几代人。

我出生在一个积贫积弱的年代,嗷嗷待哺时期就遇到三年自然灾害,苏联逼债、苍天无情,外患内忧,我们家与许许多多家庭一样,举步维艰,度日如年。人平每天三两六钱的口粮,加上肚里没有油水,怎能满足身体的基本需求?

为了保住性命,母亲除了用大量的蔬菜给我们充饥,每天还按计划拿米下锅,做好饭后一次性分给各人,我们大姊妹吃完后,只好知趣地离开桌子,可是无知的小姊小妹吃完后总是丢碗不丢筷子,习惯性地抬头盯着旁边空荡荡的大锅,才无奈地放下手中筷子,慢腾腾地离开饭桌,此时,母亲总会把碗里剩下的一点点干的每人倒给一点。

“爷爷,你想什么?”孙子猛地一声,打断了我的回忆。我这才想起让孙子坐下,听爷爷讲那米坛子的故事……

故事讲完了,孙子醍醐灌顶,茅塞顿开,一团迷雾终于云开雾散。“原来如此,这只小口米坛和我们周家还有这样的情缘,我好像从它身上嗅到了祖辈淳朴、节俭的味道。”

作为一个教育人,我知道这时应该有音乐想起了,我用手机百度搜索了《二泉映月》,在悠扬的二胡声中,我深情的对孙子说。

“孩子,你们现在过着衣食无忧,花团锦簇的日子,还不懂感恩和珍惜。一日三餐,鸡鱼肉蛋吃个够,为了调你们胃口,奶奶总是改着花样做给你和大姐吃。炒的,炖的,烧的,常常还说没胃口。一个初中生,吃饭碗里总是留着点。甚至,饭碗一放就是牛奶、火腿等休闲食品,今后,可不能再这样哦!”

物是人非。母亲已经过世10年了,坛子的作用也发生了改变。70年,我们的祖国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是我们党的正确领导,我们的国家才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,人民的生活水平才得以大幅提升,如今,虽然米坛子不再无奈和心酸,但米坛上的烙印和惆怅还在。

那天,我们爷孙俩的视线聚焦在米坛子上许久、许久。“不忘过去,珍惜当下,是你留存这只米坛子的目的吧。”我拍了拍孙子的肩膀,开心的笑了……

(作者:周正芳,男,1957年10月出生,本科学历,中共党员,中学一级物理教师,现返聘在区级机关工委任党建指导员。几十年笔耕不辍,曾在《新华日报》《淮安日报》《淮安区报》、《江苏人才报》、《火炬》《淮安教育》、《大运河文学报》报刊杂志,以及中国网、新华网、江苏机关党建网、美丽江苏网等新媒体发表散文、教育随笔和新闻报道300多篇)




编辑:周正芳


特别声明:本网属于中国梦公益宣传平台所刊载信息为本网通讯员自由上稿,不代表美丽江苏网观点。版权所有:南京市秦淮区中视美丽苏广告传媒服务中心

上传(刊用)本网稿件:务经遵守国家互联网的七条原则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
b1

欢迎投稿联系QQ:1241666569@qq.com 站长(手机/微信):14751835529   15996237650

 国家工信部备案苏ICP备 苏ICP备15056737号b2苏公网安备3208110232083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