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文教

趟过婚姻这条河

时间:2018-6-7 5:54:18   信息:美丽江苏网    

有一位颇受尊敬的老师说道:婚姻是一场男人与女人的战争。有一位成名的作家写道:婚姻是女人事业的坟墓。他们是鉴于自身的生活体验总结出来的道理。

禹晴觉得:婚姻更是一场酷刑,让人们戴着镣铐去过生活。这婚姻之路让她走得疲惫。

 

精神分裂症


2002年春节,南京长江医院的一间诊室里传来冰冷的对话——

“精神分裂?”父亲手持禹晴的诊断书,发出惊恐的疑问。

主治医生斩钉截铁地说:“是的,木偶型精神分裂症!”

“禹晴,我苦命的孩子啊!”年过半百的父亲望着站在一旁的神情呆滞的女孩,声泪俱下。

不知道受了什么样的打击,十九岁的禹晴突然变成一个不会走路也不会说话的孩子。辛苦了半辈子的父母痛心疾首。

父母拿出全部的积蓄对付禹晴的病。中药、理疗,丝毫不敢怠慢。母亲悉心照料禹晴的生活起居,包括刷牙洗脸这些事。一年后,禹晴也战胜了内心的恐慌,几近康复,但还需持续服用一些西药。

 

第一次婚姻


母亲小心翼翼地伴着禹晴在家过日子,生怕她再受伤害。因为医生嘱咐过:不能经历大喜大悲。禹晴每天按时服药,睡到自然醒,随心所欲地看电视,玩游戏。她就这样毫无压力地度过了三年。

有一天,一位老夫人过来串门,跟禹晴的母亲拉家常:

“她二婶,孩子这样闷闷不乐的。也不能一辈子靠药物维持啊?”

“能这样就谢天谢地了!”

母亲的眼中噙满泪水,一边干活一边应答。

老夫人诡异地说:“结婚可以冲喜。”

母亲一脸狐疑,当晚便把这些跟禹晴的父亲作了探讨。恰好禹晴学校的班主任打来电话,探问病情,母亲接过电话,跟女儿最崇拜的班主任聊了一会儿。谈及婚姻,班主任提议:“随便找个人嫁了吧!”

22岁,在农村,是个大姑娘了,本该谈婚论嫁。老夫人以闪电般的速度做了媒人,不久,禹晴在忐忑不安中披上了婚纱,走向她的第一场婚姻。

禹晴结婚的那个夜晚,父母抱头痛哭。他们是多么舍不得女儿的离开啊,供养她上学十几年,又服侍她的病,弄得好好的,却又进了别人的家门。禹晴也不知道婚姻是怎样一场戏,喜剧?闹剧?还是悲剧?既定的生活方式,格式化的套路。没了梦想,没了奋斗,也没有欢笑,行尸走肉般地活着。

与禹晴结婚的男子,有脑瘫后遗症,无知无识,不懂生活。禹晴觉得,他们俩就像两张材质不同的硬纸片被人绑在了一起,终日无语。禹晴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脱离药物的控制,她渐渐恢复了自己的知觉。而男子,只有小学三年级的水平,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上来,可恶的老夫人做媒时,却把他包装得百般精致。现在看来,也不过是一个劣质的绣花枕头罢了。所谓的婚姻,纯粹是骗局。禹晴下决心要离开,可她无奈地发现自己怀孕了。禹晴把这一切告诉母亲,母亲意识到这是一条走错了的路。迫于农村的旧俗,母亲明白,已经没有退路了。母亲把她拥在怀中,若有所思地说:“认命吧,孩子!”禹晴就像一只归巢的倦鸟,半躺在母亲的胸前。阳光懒洋洋地照在身上,她感觉不到温暖,她的心里已经阴云密布。

几个月后,禹晴生下一名女婴。农村重男轻女,公婆抱走孩子,不管禹晴。外出打工混日子的男子从工地回来,对禹晴拳打脚踢。倍受冷落,禹晴顾不得产褥期,偷偷看一眼襁褓中的女儿,在一个暗夜逃离虎口。就因为生的不是男孩,遭到如此残暴的殴打,禹晴绝望了。


流浪


禹晴的出走,父母兄弟四处寻找,悲恸欲绝。禹晴带着仅有的50元钱,在陌生的城市晃荡着。生完女儿才八天啊!身体是多么的孱弱。她走在路上,乳汁浸透胸前的衣服。没有身份证,没有学历证明,她根本找不到一份可以果腹的工作。晚上去网吧,五元钱可以玩一夜。天亮了继续走,饿了就花一块钱买个包子,渴了拧开水龙头就喝,累了就在路边坐着。这样浑浑噩噩地度过了六天。第六天的下午,禹晴的钱全部用完了,她在路上走着,觉得天旋地转,心想:就这样走吧,走向绝望,走向死亡。


第二次婚姻


也许命不该绝,禹晴昏昏沉沉地走进了一扇敞开的门,是法律援助中心。一位老伯给她端来了一杯温热的水——六天来喝到的第一杯热水啊!她向老伯哭诉着……

“孩子,别难过了。找到我们就有希望了!”慈祥的老伯帮禹晴树立起对生活的信心。当天晚上,老伯组织他的几位同事,共谋佳略,帮禹晴度过难关。他们和禹晴的父母取得了联系,告知禹晴的下落。他们又通过法律程序,在半个月内解除了禹晴的婚姻。其中的一位女律师把禹晴带回了家,好生照顾着。

对好心人的帮助,禹晴感激不尽。作为回报,禹晴帮他们打材料,指尖在键盘上飞舞着,心底的喜悦油然而生。对于禹晴的付出,老伯和同事们欣然接受,他们也继续照顾她,打心眼里喜欢她。

日子久了,老伯牵线搭桥,鼓动他单身的同事肖宁与禹晴结婚。对于婚姻,禹晴是惊弓之鸟,说什么也不同意。老伯又做了很多思想工作,他说:“女人还是要有个家的!”

禹晴终究还是结婚了。

谁知,这又是一场噩梦的开始。

肖宁嗜酒如命,不久就喝进了医院的急诊室。禹晴去医院陪伴他,劝说他少喝酒。肖宁却一字一顿地说:“嫌我岁数大了你就走!

因为肖宁的醉酒,吵闹不休。禹晴愤笔成诗:

七月风暴

七月不吉风常起,略有纷争暴当头。-

黑色铸悲凉之家,白色撰恐怖之爱。-

伪善欺骗利用中,无奈真诚为哪般?-

洗尽铅华叹红尘,山穷水尽唱青春。-

情感低谷冥冥中,互联冲浪悠悠哉!

 

又是一次醉酒,是在冬天的夜晚,肖宁回家就打禹晴。不由分说,几巴掌扇在脸上,来不及喊痛,又被踢倒在地。在肖宁的毒打中,禹晴失去了知觉。第二天的清晨,在孩子的哭闹中苏醒过来,禹晴发现自己蜷缩在地上,三岁的儿子在床上使劲地哭。肖宁不知去向。禹晴崩溃了,她不敢打电话给父母,因为这是她保证过的幸福。

经老伯的劝说,肖宁认错并发誓不再动粗。

然而,好景不长。悲剧重演。旧伤未去,新伤又来。

“砰”、“砰”、“砰”……耳机碎了,网络断了,居室的摆设乱了;家具好像长腿了,纷纷离开了原来的位置,一件件东倒西歪的。空调开着,门也开着。肖宁凶恶的眼神灼烧着禹晴的双眸,那双强有力的大手控制着她的行动。禹晴拼命地反抗着,想要挣脱。他们幼小的孩子吓得直哭。

在那个弥漫着“火药味”的夜里,禹晴睁大眼睛愤怒着。她铺开稿纸写道:

凄凉的晚风中,你醉醉的归了。

酒气冲天的你分不清哪是厨房哪是卧室,你还吐。你的家人像照顾一个孩童般为你忙前忙后,耳畔响起的却是不和谐的音符。你谩骂,我无语;你狂妄,我静坐。酒精化着无名火,燃烧了亲情,焚毁了欢笑。

苍茫的夜色里,你沉沉的睡了。 如雷的鼾声伴着无眠的我。

……


按照常理,婚姻中,只有钱与情引发“地震”。而禹晴的婚姻似乎不符合常理。外面的世界诱惑不了她,她对钱毫无概念,也不迷恋异性。

尽管婚姻不如意,但生活还要继续。

20181月,禹晴又怀孕了。她身体重度不适,踏进医院的大门。挂号问诊,一系列的检查后,医生告诉她:“姑娘,你这肝肾都不好啊,还有其它的炎症,还是趁早把胎儿打掉吧。”禹晴默默点头,配合医生的决定,做了人流。

之后的一个月,本该遵医嘱,在家休养身体。然而,“暴风雨”总会袭击平静的“水面”。

一个深夜,肖宁醉砸家门,厚厚的玻璃门恁是被他用拳头捯碎了。肖宁冲上楼,一记重拳落在熟睡的禹晴身上。禹晴惶恐地瑟缩着,匆匆披衣下楼,打110. 110接警后,三个警察很快就来了。他们踩着满地的玻璃碎块,登记、劝说,十几分钟后离开。无济于事。肖宁继续发飙,骂声不断。

还是这个月,又一个深夜。禹晴因为白天的文案里弄错了两个字,竟然失眠了。她坐在书房,静心看书。夜半醉翁归。肖宁怒推书房门,一个箭步冲到禹晴身边,他的巴掌扬起来,裹挟着二三级的风,直击禹晴的后脑勺。肖宁对禹晴的日常妄加指责,极尽诬陷之能事。骂累了就打,拳头疲乏了,就找东西打。最终升级到持刀砍杀。禹晴与之搏斗,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。她拼命往外跑,心想:如果自己就这样被打死,简直太冤枉了。她在冷风中狂奔,渐渐失去知觉,倒在了路灯下的街面。她的身体还不够壮实,是要静心休养的。医生还没给她颁发“外出通行证”呢。

在这波澜大惊的夜,警察的电话打到了禹晴的老家,她父母的世界里犹如下了一场冰雨。

夜里,没有车,农村的路也不好走。焦灼不安地等到天亮,禹晴的父亲不吃早饭,转了三趟车,在路上颠簸五小时,冒雨来到禹晴所在的城市,却茫然失措。老父亲根本不知道禹晴去了哪里,活着吗?也不知道。

几经周折,父亲在禹晴原来上班的地方找到了她。父亲不悲不喜,缓缓地说:“晴子,跟爸爸回家吧!”

痛定思痛


N次报警,N次起诉,毫无效用。十二年的欺辱,十二年的暴力,两次不幸的婚姻几乎击垮了禹晴。转了一个圈,又回到了原点。这就像一个苦心经营的公司,从开业到破产的过程。徒长了年岁,空活一世。

闲置的羽毛球拍、菜刀、水杯……都被当作凶器使用过,禹晴伤痕累累,身心俱疲。她的左臂留下了永久性的伤痕,无法提举重物。

禹晴是个温柔乖巧的女子,她为家庭,含辛茹苦,掏心掏肺。用大海一样的胸怀接纳肖宁,原谅肖宁,却滋长了他的放肆。惨遭蹂躏,禹晴秉持着“为了孩子,保持一个完整的家”的原则,忍气吞声。然而,肖宁已经泯灭人性,孩子在这样的阴影中长大,又有什么好处呢

趟过婚姻这条河,走过洪峰激流,禹晴扪心自问:我是否可以上岸呢?

 

 

编辑:安志芹


标签:婚姻 

   来源:本网专稿



美丽江苏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
1、《美丽江苏网》是省级生活服务类综合性信息发布平台。是为全省各单位各职能部门,在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、弘扬民族精神、凝聚江苏力量,工作建设过程中记录重要信息存储报道发布平台,也是各单位各部门及时发布自己声音的重要窗口。

2.美丽江苏网非常重视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融合,力争做到一网首发多家转发实现网媒整合发展的新模式。将积极融合政府单位部门官方微信公众号、权威发布、网、报、台等为一体的互联网传播布局,并通过持之以恒的创新发展,努力构建一个影响力强、传播力大,深受广大网友喜爱的新媒体信息融合平台。

3、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本网通讯员专稿的稿件和图片作品”,系本网通讯员文学创作或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4、如因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0个工作日内告知本网,本网将及时作出正确的处理。由于信息量巨大本网不承担任何核实的义务,更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

※本网上所有作品,均为美丽江苏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,有关本网事宜请在工作日内联系  QQ: 1241666569   站长:18610944110


特别声明:本网属于中国梦公益宣传平台所刊载信息为本网通讯员自由上稿,不代表美丽江苏网观点。 

上传(刊用)本网稿件:务经遵守国家互联网的七条原则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
 苏公网安备 32081102320839号  

欢迎投稿联系QQ:1241666569@qq.com 站长(微信):18610944110   13511531387


苏ICP备15056737号